中原麻生

你好这儿麻生!
小学生文笔.

杂食性动物(x)
吃各种安利
喜欢的东西也挺多XD
围脖@中原麻生_中也力不足

如何把人物写得立体 byChuck Palahniuk

污力发动机:

苗子。:



扬舲:







(•̀⌄•́)








诶诶诶我说前面那个女孩子:















鹊桥:































葬歌江浅:































































刚刚在知乎上看到一个讲“如何描写人物”的问答,觉得非常非常的有用w

分享者原帖传送门在这里→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411485
英文原网站传送门在这里→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如果可以请前往知乎贴为分享者点赞,Chuck Palahniuk的网站我没搞懂怎么弄(´・_・`)(英文盲)


以下是内容↓↓↓



@谢熊猫君

我自己的写作水平很差,我只是来节选一下著名作家Chuck Palahniuk(《搏击俱乐部》作者)的建议(Nuts and Bolts: “Thought” 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以上

再一次
分享者原帖传送门在这里→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411485
英文原网站传送门在这里→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文豪野犬乙女向】恋爱30题其之一.牵手/

#讲道理写到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qvq
#ooc...是有的
#我...我想我这次大概没把中也写成太宰【…】大概..../心虚的四处瞟瞟
#毫无苏力可言。

【恋爱三十题】
1 牵手
  你和中也是恋人。
 
  即使知道这一点,在对方做出普通恋人该做的事时你还是忍不住心跳加快面颊微热.

  比方说现在。

  大庭广众之下中也自然的牵过你的手,手套上有着他的温度可能传递给你的数量却寥寥无几,你略有羞窘的想要挣脱对方却将你的手握紧了一些.忍不住微抬额角,以视线的余光瞥到了对方线条分明的侧颜.

一如往常.

  过了一会,突然意识到施加在手上的力道有些小了,你赶忙想着挣脱,可中也又怎么会让你得逞呢?

  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你手指的缝隙而后轻握,丝毫不给你流出半点空余,指节与空隙的完美贴合让他以主宰的身份立于你的身旁,你不知所措,小声对他询问道

  “中也先生…?”

  “嗯?怎么了吗,我的小姐?”

  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正常的样子.

  你倏然叹了一口气,只好微弯指骨,反扣住他的手.

  “小姐会这么主动,还真是让我吃了一惊啊.商场,已经到了哦,为了不在人流中走丢,要好好握住我的手啊,小姐”

  橘色长发乖顺贴于对方脸旁,对方将脸侧过以磁性声线对你警示到,被阳光氤氲的视线中,你看到他的双眼似乎盛着一片蔚蓝却不寒冷的海.而你的身影被衬入其中.

 

【文豪野犬乙女向】喵化梗/

喵化梗(?)
#我果然不适合码这种东西...呜哇.
#小学生文笔...哇的钻进地洞
#原来想写的是中也来着...可不知道为什么越写就越像太宰了..。
#ooc...是有的...但是我已经尽力了果咩qvq

  一觉醒来后你发现自己长出了猫咪的耳朵和尾巴.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却仍然压不下眼底的那份惊恐.突兀出现的耳朵和尾巴丝毫不让你觉得可爱.脑袋中被数不清的疑问充满.

  “小姐,我要进来咯?”

  熟悉的声音透过厚重的门板截断你的思考.

   ——是太宰先生。
 
  意识到这点后你自然的轻启唇齿自其中溢出单音节肯定回答.可略有迷茫的大脑却在这时突然上线.慌忙的说着“不可以”“再等等”一类的话.在周边快速寻找着能够遮挡不寻常之物的东西.

  门把被逐渐拧开的咔哒声氤氲在整个房间.伴随钟摆的响动对你来说似乎一切都成了折磨.慌乱之中望见已经有细小的光晕从门口透入.

  “小姐,是发生了什么吗?”

  太宰推开门后看到的便是床上由被子裹成的一团谜之凸起.

  ...这是什么新的整人游戏吗。太宰想。

  而那团谜之凸起在听到太宰的问话后有了瞬间的僵硬.而这当然逃不过太宰的眼睛.

  果然是发生什么了吧。

可是被子里的你并不知道外界的一切.只是勉强的凑了凑措辞然后磕磕绊绊的对人解释.但大意归纳在一起后总之就是希望对方先出去的意思.
 
  等了半天却依旧没有得到答复.可这时被里的空气也已经有点温暖到浑浊.想要偷偷开个小口来呼吸一下外界空气的你在下一秒却感觉到来自周围的挤压——像是被束缚住了一般.对方特意压低了的声音隔着被褥传到你的耳中.说完之后所夹杂的轻笑叩击鼓膜带来心的加速震颤.

  “小姐,你撒谎的时候可是会有些结巴的哦. ——那么,现在乖乖的从里面出来吧,我想小姐也不会希望我使用有些粗暴的方法把你从里面找出来的吧?”

  太犯规了。
 
  明明语气那样低醇.可说出来的话完全没有给人半分反击的余地.

  你有些自暴自弃的将被子从身上退下.迎面又对上了对方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眸.里面的笑意快要溢出来.视线重叠的一瞬间,你似乎看到了世界最美的景象.

  “小姐真是个乖孩子,那么对于乖孩子,是该有点奖励呢.”

  听到这话,你有些奇怪.
  在对方的动作之后,你的奇怪完全转化为不知该安放于何处的羞涩.

  太宰将置于你身体两侧的一只手随意抬起.带着清晨特有气味的柔软手掌抚平你睡衣上的褶皱带来微微酥麻.等它到达你的后脖颈马上停止了移动.疑惑的望向他得到的回答却是由对方嘴唇所传递的温暖.你瞪大眼睛,呼吸的方法也似乎被遗忘,鼻翼的翕动之间所得到的再也不是供给呼吸的氧气,而是满满的、几乎要将你溺毙其中的他的气息.你像是出于求生的本能,想要往后退去.可是挡在后颈的手掌恰到好处的斩断你的退路.头上的猫耳也因此而小幅度颤抖着.

  你的不专心正好给了他一个深入探求的机会.湿润的舌头带着他口中的味道在你潮湿的口腔中慢条斯理的研磨,特意划过寸寸领地,即便是你细小的反应也不会放过.舌尖相触之时你有些不知所措,从口中早已托不住的唾液顺着弧迹滑出,垂挂于下颚,残留着有些色气的水迹.

  “唔…”

  适宜的出声为环绕周身的气氛添上一笔浓墨重彩.可他却在这时戛然而止.
 
  “诶…?”

  “好了,这就是乖孩子的奖励哦.接下来,如果小姐愿意告诉我你头上的耳朵,还有身后的尾巴是怎么来的话——继续当个乖孩子的话——会有更加丰盛的奖励哦?”
 

其实...是有后续的.但在那首先...我还有中考.噢.对了.还有在我码字时一直在我耳边翁嗡嗡的蚊子。